當前位置:主頁 > 體育 > 正文

高端制造業人才稀缺 教育“供給側”也需改革_4

未知 2019-11-26 11:49

  Ofweek工控網訊:兩會期間,就當前教育改革等話題,全國政協委員、空軍指揮學院原副院長朱和平接受了新文化記者的采訪。

  教育結構也要跟上改革

涩情五月  新文化:本次總理工作報告中,跟教育相關的內容,您最關注哪個?

涩情五月  朱和平:我國教育結構沒有跟經濟結構轉型相適應。比如第三產業成為經濟發展新的引擎,但你看我們現在的大學,有哪些學科是為服務業設計的?沒有,服務業學生都在職業學校。既然已經意識到第三產業是經濟發展的引擎,那就要把最優秀的教育資源配置到這個產業中。人才也應該分分類,第三產業的人才培養應該是教育的第一大主體,這才跟經濟發展對上口。教育必須要先行先轉,從事教育的領導必須有戰略眼光,必須理解國家經濟發展的趨勢,必須有這個水平。否則人家都轉型了,這邊畢業了又下崗了。

涩情五月  教育的供給側改革

  新文化:教育怎么轉型才能和經濟匹配?

  朱和平:以學生為中心,以需求為牽引。什么是中國的現代化教育,什么是中國的好大學,就是最適合中國經濟發展的,這就是中國的好大學。最需要人才的地方,我能把最優秀的人才送過去,這就是好大學,供給和需求就平衡了。

  新文化:教育的供給側改革?

  朱和平:是的,一定要有這個概念,教育結構的調整是非常慢的,有一個四年的周期。不像其他的,去產能,去庫存,一下就去了,教育不行,它有一個規律,不是說今天決定培養應用型人才明天就有了,沒這么快。

  供給和需求對接不上

涩情五月  新文化:您說的應用型人才是指職業教育?

涩情五月  朱和平:我們現在急需的應用型人才,實際上是兩部分,一部分是高素質的工程技術人員,還有一部分是高技能的工人,高技能工人就是職業學校培養的,高素質技術人員是大學培養的。其實在高端制造業,這兩類人已經融為一體了,比如飛機、高鐵、軍用電子、航天,這些領域已經沒有工人了,至少一、二十年不招工了,進這些行業的最低門檻是本科。計劃經濟我們建立的是院所廠體制,設計院、研究所、工廠,國有企業改革以后,工廠基本都解散了,所以高端制造業實際上是在院所進行的。比如火箭、飛機、雷達相關院所的普通員工最低門檻是本科,后來變成211本科,現在是碩士,甚至是博士。因為高端制造業一是水平高,二是效益好,集中在大城市。

涩情五月  教育供給側是指什么,教育沒有調整,一本以上都是學術型、研究型大學,二、三本正在向研究型發展,中職、高職又是培養低端制造業,所以我們國家高端制造業人才支撐不足,這是最大的問題,這是教育供給側出了問題了。為什么我們國家高端制造業出現問題,沒有合適的人才?我們有的是院士,有的是科學家,我們的理論很先進,設計很精湛,但造不出來,造出來也用不出來,我們是在應用型人才供給出了問題,供給和需求對接不上。如果十三五再不調整,到2020年就調整不過來了。總理報告提出了國家戰略,教育要適應國家戰略,人才培養要和國家發展對上口。

標簽